加强对未成年人网络权益保护

田成有

 

  未成年人既是国家的希望,也是身心发育尚未成熟的特殊群体,非常需要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给予特别的关心和爱护。未成年人作为一个独特的网民群体,已经成为网络使用的生力军。但由于未成年人身心发展不成熟,其成为深受网络不良信息影响最大的群体。如何保护青少年正确健康地使用网络?如何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净化网络空间,推动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问题。针对全国人大《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的草案修改稿,本文进行如下思考。

  一、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误导未成年人的是非判断

  一些国家利用先进的互联网传媒技术,宣传自己的价值标准、意识形态和社会文化,进行反动渗透和煽动性宣传,歪曲夸大、故意掩盖、有意炒作新闻事件,发布危害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颠覆传统道德价值观的信息,错误的价值观和偏激思想,容易误导未成年人的社会观察和是非判断。

  (二)诱发未成年人网络犯罪

  网络游戏,网络恶搞,网婚,网恋,网络黄、赌、暴、邪等是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正常社会化进程中最具杀伤力的“武器”,有70% 的少年犯是因受互联网色情、暴力内容影响而诱发盗窃、抢劫、强奸等几类严重犯罪,形成一种“未成年人网络犯罪现象”。

  ( 三) 网络“陷阱”引发纠纷和冲突

  网络购物和移动电子商务迎合未成年人追逐新潮的心理特征,网络消费存在许多欺诈、欺骗行为,良莠不齐的网络经营者不择手段、不负责任,向消费者转嫁风险,引发的矛盾和纠纷较多。

  ( 四)法律法规体系不健全

  我国关于网络信息的立法仅做出了一般性规定,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缺乏系统性和完整性,无法适应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要求。缺少实施性条款,法律责任规定得比较抽象,实践中也难以得到有效执行。

  ( 五) 网络隐私权亟待保护

  关于未成年人网络隐私权保护的规定零散、杂乱、不详细、不具体,隐私权保护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制度; 现有规定效力有限,针对性不强; 国内网站在未成年人网络隐私权保护方面采取的自律措施,操作性不够。

  (六) 网络素养教育亟待加强

  既缺乏对未成年人网络素养现状的把握,也缺少适合本土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的活动内容和培训课程; 既未上升成为政府部门的战略议程,也未被列入学校的教育课程体系,更缺少专业的教育师资队伍。

  二、立法时应处理好几大关系

  《未成年人网络权益保护条例》的制定,不应一味地限制和禁止,而应是鼓励、保证网络上有丰富、健康的信息,积极引导未成年人正确、合理地使用网络,维护自身利益。

  (一)处理好各类法律主体的权利、义务关系

  立法宗旨,一方面应突出国家、社会、家庭以及网络信息和服务提供者的积极促进义务,保障未成年人合理、安全使用网络,另一方面,为使未成年人免受违法和不良信息的侵害,有必要加强国家监管和行业自律,并建立法律责任体系。

  (二)处理好国家干预和行业自律的关系

  针对未成年人处于身心发展的特殊阶段,并不具备完全的辨识与自控能力,需要国家进行立法的干预以实施特殊保护。同时,国家对网络立法的干预,必须兼顾行业发展的需要和行业发展的特点。

  (三)处理好创新发展与权利保护的关系

  网络发展具有极强的创新性和技术性。相对于网络技术发展,法律的规范总是会相对保守和滞后,有关网络立法必须具有一定的包容性和前瞻性,如此才能适应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生活。应注重采用柔性和原则性规定,不过多纠缠于立法中的技术细节。

  (四)处理好表达自由和法律监管的关系

  在保护表达自由的同时,应加强法律监管。一方面法律要注重监管,避免未成年人遭受违法和不良网络信息的侵害,为未成年人合理利用网络创造良好的网络环境; 另一方面应当兼顾保护表达自由,在公权力进行干预时须遵守比例原则。同时,国家、社会、家庭也应当更多地引导未成年人合理利用网络以实现自身各项权利。加大政府财政投入,积极吸收社会资金参与,建立向未成年人免费开放的公益性上网场所,鼓励相关单位、组织和个人创作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网络文化产品,研发、生产网络安全服务产品和设施,发展、推广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技术。

  三、对策与建议

  ( 一) 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纳入国家发展战略

  国家各有关部门应积极承担责任,采取有效措施鼓励探索未成年人健康使用网络的方式方法,培养造就具有未来竞争力的人才; 国家应加强对网络意见领袖和社会公共人物的引导,同时,严厉打击网络犯罪特别是利用网络侵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活动。

  ( 二) 树立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先进理念

  世界各国对未成年人保护在理念上有趋同的共性。这些理念包括:一,国家亲权理念。提倡“国家是少年儿童的最高监护人”,有权代表家长对少年儿童的罪错行为给予治疗;二,儿童福利理念。促进儿童生理、心理及社会潜能最佳发展的各种措施和服务;三,平等保护理念。所有未成年人平等地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在适用法律时,对所有未成年人都应一律平等对待;第四,优先保护理念。对儿童的权利,对他们的生存、保护和发展给予高度优先,无论任何机构、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把儿童放在最优先考虑的地位。

  ( 三) 加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教育

  从提升国民素质和国家民族竞争力的高度,看待网络素养教育,将网络素养教育提高到素质教育、公民教育的高度。

  把网络素养教育融入教育事业发展的大局,将网络素养教育纳入学校教育课程。

  建立符合我国国情和适应未成年人网络使用习惯和未来社会发展的网络素养理论架构和教学研究体系。

  发挥大众媒体特别是新媒体在网络素养教育中的作用,加强行业自律,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的网络环境。

  鼓励相关社会团体和公益性组织开展丰富具体的体验和教育活动项目,宣传和普及网络素养教育。

  调动全社会力量,采用多元形式,普及国民的网络素养教育知识,促进家庭、学校、社会和大众媒介发挥各自优势,形成合力,共建健康文明的网络社会。

  ( 四) 构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多元社会治理机制

  宏观方面:

  落实政府在统一引导方面的职责,发挥保护未成年人权利的首要主体责任;

  加强学校师资培训和网络素养教育,帮助未成年人形成对网络的正确认识; 把网络素养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培养未成年人的健全人格,增强未成年人的道德判断能力;

  落实监护人积极履行法定义务,引导未成年人合理健康地使用网络,防止未成年人接触有害信息,参考国外的“强制报告”“剥夺监护权”制度,强化家长的角色和作用;

  规定网络从业人员、网络服务机构、网络接入商、网络内容提供者等对于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责任与义务,坚决打击研发、生产和销售不良网络游戏的企业和个人,有效杜绝有害信息的制作、复制、发布和传播

  微观方面:

  (一)改变目前我国未成年人网站建设严重滞后,吸引力不强,对未成年人正面影响不大的状况,鼓励未成年人利用丰富健康的网络信息,建设专业性的未成年人服务网站,引导未成年人正确、合理地使用网络。

  (二)保护网络场所安全。增加保护网络场所安全的规定,规定网络场所配套设施的一系列安全技术指标。

  (三)建立网络有害内容报告监督制度。建立监管网站,实行未成年人网络安全预警和报告制度,发布安全警告,拦截和过滤有害信息。建立信息内容分类许可证制度,对有害信息加以鉴别认定;对网络游戏制定限制级别,对什么人可使用什么网络游戏,不能使用什么网络游戏,什么网络游戏可生产、销售、使用进行明确规定。

  (四)建立技术保护制度。推广必要的滤网技术、安全技术、加密技术、信息追踪技术。

  (五)建立网络用户选择制度。让网络终端用户的未成年人父母根据各自的需要,自愿设定安全级别,选择未成年人浏览的网站和内容。尊重和鼓励未成年人的及时发现报告机制,发挥未成年人的主体地位和作用,第一时间阻止与预防网络欺凌的发酵。

  鉴于未成年人人沉迷网络的矫正与救助非常复杂、艰难。建议国家鼓励对沉迷网络预防和矫正方法、技术的研究与运用,同时对矫正与救助的实施主体、责任主体、实施方法、实施保障等内内容进行规定。

  (六)建立隐私权保护制度。保护未成年人网上姓名、性别、年龄、地址、电子邮件信箱、电话号码等信息不被公开或者搜集。

  (七)强调家庭保护。未成年人上网时,家长必须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在电脑上设置密码、安装过滤软件等技术限制手段,防止未成年人接触有害信息;适当控制未成年人的上网时间并告知上网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及处理办法。

  (八)强化学校保护。帮助未成年人形成对网络的正确认知,增强他们的道德判断能力;协助家长做好网络心理健康教育,引导未成年人避免因迷恋网络带来的心理和生理问题,培养未成年人健全的人格。

  (九)促进社会保护。重点规定网络从业人员、网络服务机构应当自律,要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增强网络服务机构的自律意识,网络服务业要端正经营宗旨,杜绝不良信息的制作、复制、发布和传播。

  (十)提高司法保护。国家司法机关不仅应该积极履行在诉讼中的基本职责,还应该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权,规范司法案例报道中关于未成年人个人信息的保护程序,避免未成年的被害人、被告人以及其他未成年人信息泄露。

  

相关文章